日前我发表了一篇文章《中国球迷排斥归化,只是暂时的口水战?》收获了不少批评。批评主要是集中在几个方面:不要雇佣军,不要无血缘球员,不要黑人……

这些批评乍看都挺有理的。我请大家试想一下,如果中国能归化爱因斯坦、牛顿这样的科学家,网上还会有反对意见吗?如果中国能归化贝利、罗马里奥、德罗巴、姆巴佩这样的足球巨星,网上还会有这么多的反对意见吗?

为什么上面这些人能获得认可,现在的归化被人骂死?原因很简单,爱因斯坦和牛顿这些人对人类贡献大,贝利等球王天赋高,名声大,说白了他们就是价值高。

归化本质就是交易,国家和个人的交易。

在远古时候,没有国家,后来为了更好地集中力量办事,就有了国家。国家对公民有一定的责任和义务,公民也对国家有一定的责任和义务。在流动不容易时,人是被动纳入一个国家。现在人员流动方便了,入哪国籍就可以选择了。人可以选国家,国家可以选人。

中国近代不是一个移民国家,部分原因是我们国力不行,没有吸引力。现在我们国力强盛了,能吸引一些人了,但还是吸引不了最顶级人才。

现在网友哭着喊着现在的归化球员不行,也不看看自己的条件?这世上的白富美、高富帅很多,也要有相应的条件吸引才行啊。如果你本身魅力四射,那时挡也挡不住地会有人扑上来的。

很多网友说,希望是真正认同中国文化的外籍球员归化,而不是淘金者。“文化”二字很飘渺。自古以来,人类的习性是弱者尊重强者,强者文化流行。

上世纪90年代,港台剧、港台歌曲传遍大街小巷,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看,有人听了,原因是港台经济相对大陆的衰落。

马云穿着布鞋出席正式会议,是有个性,普通人穿布鞋则是土,不懂礼仪。一开始国力不够、文化不够时,只能靠利益来凑。当年日本的归化球员拉莫斯去日本,本来也只想赚几年钱,后来才一直留在日本。

还有人怒斥足协短视,只要短期成绩,不重视青训。我想起了一个成语:盲人摸象。盲人摸象指的是:几个盲人摸大象,摸到耳朵的说大象像扇子;摸到腿的说像柱子;摸到尾巴的说像绳子;摸到象牙的说是大萝卜……

我们可以看看这几年政府在足球方面的工作。请注意:这里用的是“政府”,足球在中国不单单是足协的事情,社会和政府各种力量都介入了。

在2015年国务院曾经发布过一个有关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的通知,里面明明白白,足球改革的战略目标,分三步走,有短、中、长期目标,措施包括俱乐部、足协、青训、社会足球、国家队、场地,等等,各个方面。在这个大框架下,归化球员只是里面很小的一个措施。

今年4月,我们“隔壁侃球”栏目与教育部校园足球专家指导委员会主任金志扬老师对话过一次。金指导说,足球从娃娃抓起是足球培养系统的精髓,现在国家从2014年起,主抓校园足球,他认为路子是对的,但这件事急不得,需要持续用力,久久为功。

左起:李宪、邹开颜、金志扬、葛惟昆、武雪松

今年3月,教育部发布通知,要在全国开展足球特色幼儿园的建设工作。7月,国务院又发表了关于深化教育改革的文件,里面提到大力发展校园足球。可以说,对于校园足球,我们不可谓不重视了,除了高考不直接考之外,其他的力度不小。

还有教练员的培训。有人总结德国足球在“二战”后的崛起,是抓了教练的培养。中国也在做,2016年起重新规范了教练员的培训活动。这几年的通过教练资格证的人数大幅增加,根据足协官网数据,2018年通过C级和B级教练人数比2017年多了一倍还不止,2019年将更多。

现在大家看日本,觉得日本的校园足球搞得好,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带动了日本足球的发展。其实在日本足球成功的背后,日本足球也走了很多弯路,采取了很多措施,才到了今日,绝不是一蹴而就的。

日本的足球历史相当长,1921年就有足协,1907年就有校园足球联赛,足球的群众基础一直很浓厚,尤其上世纪80年代的漫画《足球小将》,更是让足球这项运动在全日本流行。在1968年,日本足球获得首个国际大赛奖牌,墨西哥奥运会的铜牌。但后来又开始沉寂。

日本也采取了不少措施,邀请国外优秀教练,把队员送到国外去训练,归化球员。归化球员里有著名的拉莫斯,跟三浦知良搭档,有人夸拉莫斯,他的到来让三浦知良的足球理解力上了一个台阶,提升了日本足球的水平。即便如此,日本的世界杯征程一直不顺,跟中国队一样“恐韩”。

日本归化球员拉莫斯

日本足球界的有识之士认为,日本足球一直是业余运动,不是真正的足球联赛。日本在1993年开始职业联赛,联赛确实提高了技战术水平,日本上下踌躇满志,但在1994年的多哈,日本还是未进入世界杯。经历了重重挫折,日本足球才慢慢成功。

现在,大家都明白,日本足球成功的关键,但是,在一件事成功之前,没人知道什么是关键点,大家能做的就是把各种可能的事都做一遍,都是摸索着前进,只有成功后复盘才能看明白。

中国足球的职业化,带来一个振聋发聩的大变化, 就是引进了大批优秀的外国教练员和运动员。这也是整个国家改革开放的重大成果。在几十年前的中国,这是不可想象的。这些优秀教练员和运动员,也确实给中国足球带来了质的变化。中超联赛如火如荼,许多场次精彩纷呈,我们的运动员显然也极大地受益于优秀教练员的执教和杰出运动员的启发与合作。

有人可能会争辩,认为这些人才的引进并没有对中国足球有多大帮助,我们在亚洲的相对水平没有提高、反而下降了。这或许是一个令人失望的事实, 但这绝不是引进人才的后果, 或者反而可以说,如果没有这个举措, 由于我们没有抓住校园足球和青训这个根本, 中国足球可能会落得更远。

因此,归化球员也是我们所做的又一个小尝试,只要措施得当、严格有度,它既不会耽误青训和其他大政策的实施,更不可能让中华民族的人种、文化发生改变。

我们归化球员能归化多少?上百?上千?还是上万?这些人跟我们14亿人口比,又有多大的影响呢?

中华民族向来有同化异族的超强能力,各位尽可不必杞人忧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