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足坛有着许多的“德比”,这些“德比”有的是同城死敌,有的是同区域两个强队间的对话,也有着是同国两支最强球队的对话。在韩国,“德比”的性质又多了一个,那就是企业间内部的竞争。以高科技产业汽车起家的现代汽车集团和重工业起家的现代重工集团在K联赛都有着各自的球队——全北现代汽车和蔚山现代,两支球队间的交手也被誉为“现代德比”。作为老牌强队,蔚山现代在“德比战”历史上保持骄人战绩,但随着2009年全北现代汽车的强势崛起,双方胜负的天平发生了倾斜。2019年,两支球队被公认为今年的夺标热门,他们之间的碰撞,会有新的火花产生吗? 


看点一:教练遭禁赛,足球导航球队必落败?

8月11日,K1联赛第25轮一场比赛在蔚山综合体育场进行,蔚山现代最终与大邱FC战成平手。不过比赛中发生的一幕,还是给蔚山现代在未来争冠道路上带来了阴影,这就是主帅金度勋被罚下。比赛进行到第58分钟,蔚山现代球员在禁区内将球解围,大邱球员示意当值主裁金大容此球有手球之嫌。金大容听从建议后,去看VAR,发现皮球恰好被蔚山现代中卫尹荣善用手改变了运行轨迹,随即判罚点球。

足球导航

这一幕却引起了蔚山现代主帅金度勋的不满。他用标准的韩国国骂问候了金大容,并且据理力争。虽然在事实面前,金度勋的这个行为显得可笑,但毕竟干扰到了裁判员的判罚,金大容将其罚上看台。8月14日,韩国足球裁判委员会经过审议后认定,蔚山现代主帅金度勋的行为属于严重干扰比赛,当值主裁金大容的判罚无误,金度勋将被处以追加3场禁赛外加上1000万韩元的处罚。这也就意味着金度勋将无法在教练席指挥这场在全州的“现代德比”,而这对于蔚山现代后患无穷。

韩国联赛历来有主帅被罚下,次战球队必败的历史。早年光州的南基一,今年尚武的金泰完,都是显著的例子。没有主帅的临场指挥,球队一旦陷入被动的情况下,球员手足无措。虽然主帅可以看台指挥,但毕竟在教练席上没有主心骨,球员也会显得很盲目和无所适从。联赛积分榜,蔚山现代仅仅比全北现代汽车高2分,一旦失利将交回榜首。金度勋会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代价吗?“教练遭禁赛,球队必落败”的魔咒,是否会在蔚山身上延续呢? 


看点二:蔚山小王子的“复仇记”

虽然现代两强各为其主,但彼此间球员的交往还是很密切的。全北现代汽车阵中有3人来自蔚山,分别是右边后卫李镕、中卫崔普庆、中场韩昇奎。而蔚山现代阵中也有4人来自全北现代汽车,其中包括右边后卫金昌洙、中场金甫炅、边锋金仁成、前锋李根镐。可以说两支球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这些球员间,并不是所有人都对老东家存有“感情”的,甚至有人是刻骨铭心的恨。每次与全北的交手,他总是当做“哈姆雷特”一样来演绎,而他的怨念也一次比一次深,这就是蔚山现代的小王子金仁成。

金仁成,1989年9月9日出生,司职边锋,是一位大器晚成的球员。2012年在莫斯科中央陆军出道,后加盟韩国豪门城南一和天马,1年后进入全北现代汽车。不过在全北,他没有获得出场机会,由于时任主帅崔康熙对外援的倚重以及当时全北多名边路球员服役后复员,金仁成在全北始终得不到认可,更得不到尊重。2015赛季初期,崔康熙引进了与金仁成同一位置的文相润,正式通知金仁成走人。就像是弃儿一样,金仁成只踢了11场就被全北抛弃了,从那时候起,金仁成对崔康熙和全北只有“恨”,没有其他情感。

离开全北后,金仁成加盟了市民球会仁川联合,而他时隔等待复仇。终于机会来了,8月22日仁川和全北的比赛,第13分钟尹相皓因伤下场,金仁成替补登场面对崔康熙和老东家,第65分钟,他一剑封喉,帮助球队1-0击败全北。进球后他歇斯底里的庆祝也让双方的对立达到了高潮。

2016赛季,金仁成加盟蔚山,而他也多了与崔康熙“较劲”的资本。与全北的比赛,他总是跑动最积极,拼抢最凶狠的那个。2018赛季联赛第33轮,蔚山现代只要主场击败全北,就能阻止对手常规赛到来前就夺冠的纪录。本场比赛双方你来我往,80分钟前战成1-1。第81分钟,金仁成接到队友传球,快速杀入对手禁区,一脚抽射完成破门,2-1!金仁成再度放肆庆祝,此时崔康熙脸色铁青。不过终场前,当值主裁高亨进通过VAR判给全北一粒点球,李同国操刀命中,全北读秒扳平完成夺冠。比赛结束后,金仁成倒地掩面而泣,他没有完成复仇而悔恨。 

2019赛季双方首回合交手,金仁成在主场利用反击再度攻破全北球门,足球导航最终帮助球队2-1击败对手。虽然对手教练席坐的已经不是崔康熙,但那份仇恨还在。此次在全州,金仁成还会继续上演“王子复仇记”吗?

足球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