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里尼奥对于担任国家队主教练,曾有过这样一番表态,“我对此一点兴趣都没有,担任俱乐部的主教练才是我的工作,因为我想每周都带队踢比赛,每天带领队员训练。 ” 对于穆帅的这番话,恐怕现在最能产生共鸣的人非哥斯达黎加主帅古斯塔博莫属,没错,他就是天津泰达队队史引进的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 “大牌球员”,镇守后防,深受球迷认可和喜爱的 “库斯”。去年 10 月,古斯塔博受哥斯达黎加足协之邀,成为 “加勒比海盗” 新的领军人,率队冲击 2022 年世界杯,这也是他第一次执教国家队,不过令人诧异的是,执教不到一年的时间,古斯塔博竟然以执教国家队 “太无聊” 为由,主动辞职了……



说起哥斯达黎加队,和中国,尤其天津颇有渊源。带领国足杀入 2002 年世界杯的米卢和连续两年率领泰达队完成保级的功勋教练吉马良斯,都曾担任过哥斯达黎加国家队主帅。去年 10 月,古斯塔博又成为新一任哥斯达黎加主帅,有球迷笑称, “前泰达外援执教前泰达主帅曾经执教过的国家队,这个世界有多小啊!” 不过看起来, 古斯塔博并不享受国家队主帅这个新角色。


本周六,哥斯达黎加队将在主场与乌拉圭队进行一场友谊赛,但赛前这几天,坊间一直有传闻称,古斯塔博将重返墨西哥联赛执教。大战在即,作为球队主帅,古斯塔博本应稳定军心才对,但谁都没有想到,在赛前新闻发布会上,他竟然很大方地承认了这一点, “现在,有一个让我有所期待的机会摆在我面前!”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他随后那一番担任国家队主帅感受的真情告白。

但是最重要的是,执教国家队真的很难,特别是你不能每天都和球员在一起训练和生活。我觉得自己的工作没什么效率,甚至有时觉得自己是在度假。每两个月,我才能和球员相处一个星期,我本以为这没什么难的,但现在我真的很怀念每天和球员们在球场上的感觉。在国家队,我不是每天都有事要忙,只能通过看电影和打游戏来麻醉自己。这不是我想要的,对此我已经厌倦了,我一点也不喜欢这样。

可以想象,古斯塔博这一番不留余地的表态会让哥斯达黎加足协有多难堪,但哥斯达黎加足协也没有办法,因为当初双方签约时,古斯塔博在合同中加入了主动终止合同的条款。在古斯塔博新闻发布会结束后不久,哥斯达黎加足协主席鲁道夫 · 维拉洛沃斯出面确认了此事, “当一个很不错的职业机会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决定终止与我们的合作,现在我们只能祝他一切顺利!”



不过,按照哥斯达黎加媒体的消息,古斯塔博并不会立即离开,他还将以主帅身份带领哥斯达黎加队完成与乌拉圭的友谊赛,本月 10 日他将正式提出辞呈。当然,对于哥斯达黎加足协来说,这算不上一个坏消息,因为自古斯塔博执教球队以来,他率队打了 8 场比赛仅取得 3 胜 1 平 4 负的成绩,在今年 6 月举行的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金杯赛中,哥斯达黎加队在小组赛中爆冷不敌海地,勉强出线后又在 1/4 决赛中被墨西哥点球大战所淘汰。



离开哥斯达黎加国家队后,古斯塔博将前往墨西哥超级联赛,执掌升班马圣路易斯竞技队的教鞭 。今年 5 月份,圣路易斯竞技队成功冲超,虽然球队整体实力有限,但新赛季前 7 轮比赛,前任主帅阿方索 · 索萨带队取得了 3 胜 2 平 2 负的不俗战绩,目前在墨超 19 队中,圣路易斯竞技排名第 10 位。不过因为和俱乐部高层不和,近日俱乐部以 “不尊重球员和高层” 为由,将索萨火线解职。



尽管面对的挑战足够艰巨,但一心向往职业俱乐部教练生活的古斯塔博,还是义无反顾地接受了邀请。当然,对于墨西哥联赛,古斯塔博已经足够了解了,2011 年他开始在墨西哥执教,先后执教了莱昂、美洲、阿特拉斯、瓜达拉哈拉等球队。在执教美洲队期间,他还于 2015 年率队夺得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俱乐部冠军联赛的冠军,并成功获得了世俱杯的参赛资格。值得一提的是,此后古斯塔博也与球队高层矛盾激化,惨遭解职,从而错过了在世俱杯上与广州恒大过招的机会。而且,离开美洲队之后,古斯塔博的执教成绩一直不太出彩,最近几年执教的球队,除了在墨西哥瓜达拉哈拉队时间比较长之外,其余都执教不到 10 场就下课。



有意思的是,2017 赛季中期,天津泰达主帅帕切科下课后,奥拉罗尤、古斯塔博都进入过俱乐部选帅名单,但最终俱乐部还是选择信任当时球队助理教练李林生,而过去两年发生的一切已经证明,施蒂利克才是正确的选择,和当年的吉马良斯一样!